uedbet重开了吗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uedbet重开了吗
uedbet重开了吗uedbet重开了吗 > 高老庄的美好时代 > 第六十三章 两选择或生或死

第六十三章 两选择或生或死

小说:高老庄的美好时代作者:君千叶字数:4644更新时间 : 2017-09-11 01:37:26
    渐入深秋,日月难寻。

    萧风正劲,枯叶尽落。

    总管府,沉修的袁颎还在继续炼化雪莲,灵气慢慢充盈,让袁颎周身开始荡漾起微风,衣诀翻飞。

    外面,高二盯着那紧闭的门,神色焦急,不住来回踱步,有心叫醒袁颎,又想起袁颎之前的吩咐,多次强压内心的冲动。

    “怎么,高三还没醒来吗?”

    说话的是金兰,高二不敢越矩,连忙行礼,道:

    “回李夫人,袁颎他还没出来!”

    高二特意将‘袁颎’二字咬重,似乎在提醒金兰,袁颎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卑微的下人,而是他引以为傲的兄弟,仙长的代名词。

    闻言,金兰虽然对高二顶撞她心有不喜,但是高二是袁颎亲近的人,她暂时还算有求袁颎,自然不敢因高二一个下人而将关系闹僵。

    轰隆!

    突然,外面传来轰隆巨响,似乎是什么被强势击倒,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

    “本官乃察隅县县尉次仁旺堆,谁是重伤奇客卿的贼人,出来领死!”

    “糟了!”

    闻言,金兰两人面色一变,金兰顾不得等待袁颎,连忙跑出去,似乎是去找高才,而高二犹豫一下,从一旁操起一把扫帚,横在袁颎门外。

    等高才等人出去,发现之前高云修建的木墙辕门,还有里面的沉重木门都被暴力推倒,一个手持黑长铁锤的将领踏马而来,背后是黑压压,雄赳赳的军队。

    见此,高才脸色瞬间煞白,更遑论金兰和一帮仆从护院了,早就魂飞天外,倒是老妇还能保持几分镇定。

    “老婆子太公之妻,不知这位官爷莅临高老庄,有何贵干?”

    听到老妇这话,次仁眼中闪过赞赏之色,随即收敛,哈哈一笑,锤指老妇,大声道:

    “怎么,高老庄没人了,要你一个老太婆来送死,那残害奇客卿的袁颎小子在哪?”

    面对次仁的咄咄逼人之势,老妇也是眼皮连抖,但是想到高太公吩咐,她还是强忍恐惧,上前一步,道:

    “回军爷的话,这里没什么袁颎,只有夫家远房堂侄,高三。”

    闻言,金兰大惊,前拉住老妇,大声道:

    “母亲,你疯了!”

    非但金兰神色大变,高才也先是一阵惊愕,随即就明白过来,本来的喜悦,立马被无尽的愤怒替代。

    “哼!高三就是袁颎,袁颎就是高三,你别想蒙老子,否则后果自负!”

    老妇还想说什么,却见高才突然越众上前,躬身道:

    “敢问军爷,袁颎他残伤奇客卿不假,此时也在庄园内,不知这等贼人要受甚样惩罚?”

    高才突然冒出来,而且言语谦恭,见识颇多的次仁似乎看出了点门道,赞赏一笑,道:

    “总算有个识抬举的,你是何人?”

    闻言,高才大喜,连忙道:

    “回军爷的话,小人高才,高太公是小人岳丈,目前总管高老庄诸事。”

    一听这话,金兰错愕,老夫愤怒,浑身颤抖,指着高才道:

    “高才,你……”

    “行了,别废话,快让那袁颎自废修为,出来后带着奇迹公子去县城认罪,老子没工夫跟你们墨迹!”

    听到这话,高才大喜,不管老妇的指骂,在前面引路,面笑如菊花般灿烂。

    “军爷,他被奇客卿重伤,正在静养,小人可以给你带路,这边请!”

    老妇还想说什么,却被高才推到一边,也不管旁边身形一晃的金兰,连忙在前面带路,前倨后恭,真像个小人。

    当次仁命人将整个总管府围起来,只带着两个亲兵进入时,袁颎依旧没有从修炼中醒来,如此阵仗倒是将高二吓了一跳。

    待看到是高才领路,高二顿时一怒,吼道:

    “高才,你他娘的搞什么?”

    见到高二一个下人,竟然拿着一个扫帚,居然还对自己大吼大叫,高才感觉自己被折损了面子,不待次仁开问,便不怀好意地盯着高二,介绍道:

    “军爷,他就是袁颎在高老庄最亲近的低贱下人,高二。”

    闻言,次仁不做理会,对高才道:

    “你,进去将那袁颎唤醒!”

    按照次仁的想法,袁颎若是在疗伤,被骤然打扰可是会被反噬,到时新伤旧伤加在一起,也够袁颎喝一壶的了。

    似乎,次仁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袁颎友好交谈。

    高才得到命令,大惊失色,但是眼见次仁铁锤森然,所以只能强打镇定,挺了挺胸,径直朝高二走去。

    “高二,袁颎是死定了,你别不识抬举,否则我高才的拳头,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半身不遂,痛不欲生!”

    眼见高才神色狰狞,高二面露怯意,但是想起袁颎当初那郑重的模样,便知道袁颎修炼很重要,不能打扰,所以,高二后退一步,色厉内荏道:

    “别,别过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高才虽然畏惧袁颎,却对高二厌恶不已,此时见到袁颎仍旧不现身,便知道袁颎肯定在修炼关头,这加深了他惊扰袁颎的决心。

    ‘当初之仇,现在,就能报了!’

    心中狂吼,高才同时也朝高二快速冲去,见此,高二双脚颤抖,但是见到高才快要到近前,也是咬牙举起扫帚,朝高才砸去。

    呀!

    咔擦!

    扫帚杆被高才轻易砸断,高二承受不住这股巨力,踉跄朝后面倒去,高才却是加速向前,铁拳瞄准高二的嘴巴,似乎要像袁颎当初那般,砸碎高二的下巴。

    眼看拳头越来越近,高二虽然大骇,却没有尖叫,眼见躲避不成,竟是直接闭眼承受。

    见到高二如此,高才面露鄙夷,在他眼中,高二这种蝼蚁,都不值得他出手,但是此时为了报复袁颎,他要先出口气了。

    所以,他狞笑着,拳头力道加大几分,直奔高二下巴而去。

    嗖!

    噗嗤!

    突然,一声破空声传来,就见到一道黑光一闪,直接刺入高才的手臂,从中穿透过,随之而来的,是高才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看向那慢慢撩起帘帐的门,高才满心恐惧。

    袁颎早就醒了,只是他想看看高二是否值得他信任,所以就忍到现在,高二的反应他很满意,也很感动,但是高才却让他再一次失望了。

    “我说过,千万不要让我找到杀你的理由,可惜,你还是要找死!”

    袁颎这话说得极慢,但是那股滔天的愤怒,却让高才连连后退,全身颤抖。

    “哼!果然是不堪教化的蛮野之徒,本官在此,岂容你再次行凶?”

    听到次仁旺堆的话,高才大喜,连忙连滚带爬地跑到次仁身后寻求庇护。

    见安全了才指着袁颎,厉声吼道:

    “官爷,他就是那个杀人魔袁颎,奇客卿就是他残伤的!”

    见此,袁颎怜悯地一摇头,有些人他一心想饶过,奈何对方以次次找死,所以,袁颎这次不打算仁慈了。

    猛的一踏,袁颎身影一闪,径直朝高才冲去,速度之快,竟只能看到一片残影,顿时将高才吓得亡魂皆冒。

    “官爷,救,救我……”

    见到袁颎如此狂妄,次仁没了拖时间的心思,神色一寒,直接下令道:

    “动手!”

    顿时,那两个亲兵护卫一声大喝,拔出厚重大刀,直冲袁颎而出,动作整齐划一,目光锋锐,浑身一股凶悍气息荡漾开来,一看就是战场悍卒。

    袁颎却没有跟这些人啰嗦的心思,避开左右两刀,双掌平推,一声闷响之后,两把厚重的大刀落地,当啷声响中,还有压抑的惨叫。

    见到自己两个倚重的亲信被轻易卸了兵器,次仁神色极为难看,但是目光却是凝重起来,然后他举起大锤,拍马朝袁颎冲来。

    次仁实力不弱,此时又有悍马奔速加成,加上那沉重无比,挥舞生风的铁锤,就是袁颎也不敢硬碰。

    所以袁颎闪身绕开这凶悍一击,一掌拍在大马屁股上,大马显然是普通马,受这一击,顿时后腿一颤,唏律律地嘶鸣起来。

    次仁不料马遭重击,顿时身体不稳,就要飞扑出去,他连忙翻身一跃下马,才躲开一劫,再看那马,已经轰然倒地,吐血不止,明显受了重伤。

    刚一交战就毁了坐骑,次仁的怒火可想而知,他立马转身,就看到袁颎已经一步跳起,踹向撒腿狂奔的高才。

    “不,不要啊……”

    啪!

    袁颎一脚踢在高才背上,力道不重,却让高才立足不稳,栽倒向一旁的石阶,听到砰的一声,高才瞬间就没了动静。

    袁颎还没探究高才是死是活,背后却是劲风袭来,同时厉吼也在身后炸响。

    “袁颎,给我死来!”

    袁颎右手拔刀,脚下一个螺旋转,瞬间直面那从头部砸来沉重铁锤,劲风呼啸,刺得袁颎皮肤生疼。

    但是他也不会示弱,顿时凝聚大半灵气在右手经脉,左脚向前一步,屠狼刀直奔铁锤那长长粗大的手柄而去。

    很难想象,这一系列的动作竟是在眨眼间完成!

    当!

    一声金铁相交的震耳声,在火花溅射中,袭向两人,袁颎终是因为准备仓促,加上力道吃了点亏,靠后撤一步才卸去那股巨力,手也有些握刀不稳。

    而次仁的铁锤也是被弹回,次仁目光盯着那铁锤手柄上的明显刀印,几欲喷火,这可是伴随他多年,他最得意的宝兵。

    “小子,毁我兵器,我要你死!”

    次仁一声怒喝,再次举起长铁锤,挥舞抡圆,化作一个巨大黑轮,再次朝袁颎砸来。

    袁颎自然不会后退,这次举刀,直面而上。

    “住手!”

    当!

    一声中气十足的暴喝响起,两人的攻击也是猛然撞在一起,这次两人势均力敌,但是火花四溅过后,次仁的锤柄上再添一道更深的印痕,在黑色锤柄中显出亮眼的白色。

    眼见自己的兵器又损,却无功而返,次仁完全发狂,还想再次出手,就见一人影一闪,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动作一顿。

    这人,正是赶来的县令多吉。

    此时,他冷冷地看着次仁,以此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

    次仁虽然忌惮县令,但是他对袁颎的恨愈发浓郁,所以他直面多吉,辩驳道:

    “县尊,这小子他……”

    “行了,本府自有分寸!”

    说完也不管次仁,而是看向袁颎,见袁颎此时已依旧神色淡然,一袭长衫衬托出其那修长的身躯,格外英武,就像一个俊勇青年。

    很难想象,这还是一个不足十岁的少年!

    面露赞赏之色,多吉温和道:

    “你就是袁颎小友吧,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见到次仁面对男子的反应,再配合其衣着气势,袁颎便知道这就是那个跟奇凡齐名的县令,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他屈尊低头的理由,所以他直接答道:

    “正是在下,不知县令有何事?“

    言语不卑不亢,正符合袁颎的性格。

    “小子,这是县尊,你……”

    随行的人想说什么,却被多吉打断,然后他看向袁颎,笑吟吟的,给人无尽亲和力。

    如此县令,也让袁颎打消不少敌意,但是多吉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神色难看起来。

    “袁颎,本府敬你少年英才,所以给你两个选择,是生是死,就在你一念之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14txt.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
baidu